开发主管对 BINDER 的研究工作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2018年7月 BINDER 的创新

BINDER 的创新

您当时还是第一次在 ACHEMA 展览会上推出如此众多的新设备。哪项创新您最为自豪呢?

JOCHEN BOLLAENDER:

在过去三年间,我们更新了我们的大部分产品系列。现在,我们的设备更节能、更精确、更坚固,并且配有一个现代化人机界面。对此我感到很欣慰。

 

BINDER 箱体的哪些技术进步倾注了您大量的心血?

BOLLAENDER:

设备必须推陈出新,只有这样才能一直领先于竞争对手。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能耗和温度精确度,我们在这两方面取得了进展。同时,降低生产成本或至少保持生产成本不变对于组织来说都是一项挑战。

 

下一个技术成果是否已经浮出水面?

BOLLAENDER:

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开发流程多多融入现代化的开发方法。这其中就比如包括扩大热力学和控制学的模拟力度、使用敏捷开发方法。

 

那么开发一款新设备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呢?

BOLLAENDER:

若是开发一款经典产品,我们的产品开发流程从创意到最终批量生产大概需要两年的时间。我们根据复杂程度为项目持续时间制定了三个标准时间,即所谓的“大/中/小”,并会根据里程碑密切跟进时间进度。我们会与产品管理部和生产部合作,以便进一步缩短产品上市的时间。

 

近几年来,模拟箱发生了哪些变化?

BOLLAENDER:

在过去三年里,我们对控制器的操作,也就是人机界面的操作进行了大量现代化和简化处理。在与产品管理部的共同努力下,菜单设计变得更为直观 - 之前操作人员必须先研究操作手册才能理解这些按键。此外,控制器电子装置的坚固性也得到大幅提升。有些箱体可以自行测试,为客户或服务提供维护或故障排除的初步建议。如果我们看一下外观,也就是设计,就会发现我们对新一代设备的细节进行了改良和现代化处理;同时外观又忠于我们的企业形象。比如:我们从人体工学角度出发改进了门把手 - 三角形的设计变得更有魅力、更具活力。

 

我们的箱体与竞争对手相比,有多大程度的不同呢?

BOLLAENDER:

最主要的竞争优势就是我们的箱体节能。与前款产品以及市场上同类产品相比,新品的电流消耗降低了大约 30%,比如 Avantgarde.Line。

这些设备也变得更为紧凑,比如我们全新的 CO2 培养箱不论是宽度,还是深度,我们一直精确到毫米,这样就能尽量缩小占用客户的面积。实验室通常都很小,我们的产品得紧挨着摆放。这就需要将电缆和门铰链之类的部件坚固地整合在一起,这对我们而言就是特殊的挑战。另一方面,正是这些挑战促使我们不断创新。

 

近年来,研发部的工作有什么变化?有没有新的要求?

BOLLAENDER:

与之前相比,我们现在更多的是从平台和组合部件层面去看待问题。在过去,只有少数派生型号,然后过了几年才出现一个新的尺寸规格,接着又出现一个新的功能派生型号 - 产品系列在历史发展中不断壮大。在将来,我们想从一开始就考虑到“所有”未来可能出现的派生型号,从而更好地规划相同部件。

 

您现在还会亲自去捣鼓设备吗?

BOLLAENDER:

当然,有时候会去,因为亲自动手很有趣。最近,我们想要为一个样机制造出一款新的门锁,但是事情变得有点棘手。这个时候,我在童年时代从模型制造中积累的经验,以及之后作为设计师积累的运动部件手工制作经验就派上了用场。

 

一个 BINDER 箱体平均有多少个零部件?

BOLLAENDER:

我们最简单的箱体大概有 50 个不同的零件,更复杂一点的箱体有 1000 多个零件。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使用平台和组合部件智能地减少这个数量。同时我们希望为客户提供更多定制型号 - 比如不同的尺寸和功能,从而不断提升我们的竞争力。

 

BINDER 公司只在图林根工厂生产,也就是说产品是“德国制造”。这是否是一个品质特征?

BOLLAENDER:

是的,这里的职业培训非常好。我们很早就接洽了图林根高等学院的学生们,他们可以就近实习。此外,不论是箱体装配,还是能力工厂(COMPETENCE FACTORY)的钣金生产,近距离都有助于我们的生产。其他公司的开发员要坐两个小时的飞机才能去现场观察生产 - 我们走过街就行。生产部和研发部之间的密切合作提高了品质。不过我们也观察到东欧和亚洲的竞争对手正在不断制造出更好的产品。因此,我们也必须每天都有进步。

 

BINDER 箱体的用途多种多样。哪个用途您特别喜欢呢?

BOLLAENDER:

我们的使命就是改善人们的健康和安全。这对我而言就是极大的动力。我们有时与医疗设施密切合作,例如探索用新皮肤细胞治疗烧伤患者的新方法。

前不久,我在电视上看到一家现代化高安全性实验室开幕,看到背景中出现的红色三角形时,骄傲感油然而生,既为我们的产品骄傲,也为使之成为现实的团队骄傲。

 

十年之后,我们作为模拟箱制造商将处在一个什么位置呢?

BOLLAENDER:

十年之后,客户多了五种派生型号可选,而我们工厂生产的零件也将大幅减少。